由内疚感引发的,一连串胡思乱想

不知道有没有人像我一样,明明自己做了对的事情,但是还会有挥之不去的内疚感。
我这个月工资拖了一周多,但是老板对此没做任何解释,我催了两三次以后在半夜收到了工资,但是收到的那一刻感受的不是兴奋,也不是特别踏实,而是有点惶恐内疚,好像人家被我逼着做了什么,好像人家经济紧张但是我只看得到我的工资,没有大局观,等等这许多感受,总之没有那种拿到工资的理直气壮,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种莫名的内疚感。

我常常面临这种情况,就算不是我的错,我的问题,我往往也因为别人的质疑,或者大家待遇不同,而有点内疚,或者心虚。不知道会不会其实很容易被人看穿这种心理,但是确实作为一个容易想太多的人,尽管工作内容比较单纯,我还是会陷入没完没了的惶恐不安中,是不是每个人都觉得自己的工作或是忙或是不忙,总之会觉得担忧特别多呢。
我记得我因为我是双休,而老板娘是单休,然后一直担心老板娘很讨厌我,所以一直夹着尾巴做人,虽然我会去跟老板争辩我的合法假期,但是内心里是虚的,就好像总是没有底一样,像个气球,大概有人使劲就会一戳就破掉的。

有时候别人找我帮忙,也会因为我担心事情不能成,大概要追踪整个事件从头到尾,如果不成,我内心的忧虑就跟野草一样,能到处疯长,成了尘埃落定了我才能安稳的睡个觉,我大概到这里没有多久就很清楚,一直处于这种环境,就算我拿着底薪可以活下去,但是早晚是会被踢掉的,但是一方面又不知道从何下手,不希望牺牲自己的社交去做工作的内容,希望公是公私是私,但是现实的生活可能没给我机会,我想摆脱的从来摆脱不了,我一方面寄希望于这些东西能给我机会,一方面不希望别人知道过多的关于工作的事情。
可能大家内心都有自己的纠结复杂之处,但是过的这么神经兮兮的,可能是这么多年都很少见的事情。

有时候夜深人静,思索自己生活,工作,很多东西,很确信这大概是个有点自卑,又有点乐于助人,但是又敏感的人。
我们最近经常去邻居家做客,有时候去撸猫,有时候去送东西,有时候去拿东西,故而我有个新问题就是,如何在邻居家表现得体,什么时候离开比较合适,对方会不会觉得烦,我每次去到人家都会想,就算我们聊得特别投机,就算我们真的话题特别合适,我真的会看看时间,看看对方的精神状态,如果对方送了什么吃的给我,我就要考虑下次带什么过去,或者如果对方给了什么帮助,我就要考虑怎么还这个礼,我不敢一直收别人的东西,我害怕我没有等值的东西可以回赠给人家,我担心我有的人家并不需要。

我也经常好心的给家里的人帮忙,尽管有时候不是主动的,也会有抱怨,但是开始给人家帮忙就会很认真,很投入,这时候就很在意,我的好心,人家是否领会得到,或者我的好心到底有没有办成好事,往往这些事都是需要我托我的朋友办的,我还要考虑找人办事的人讲话是否得体,是否惹怒别人,我要在中间确定他们没有进行什么不妥当的对话,偶尔我还要在中间再出个钱什么的,但是有时候热心过头,就觉得自己真是闲得无聊,干嘛要管人家,可是过一阵又去帮忙,然后觉得自己情感上受伤,我就会去找AR说我再也不帮忙了,可是下次一样如故。
我们都是有点像的人,但是也不完全一样,AR没有那么多时间去主动帮忙,经常是有人寻求帮忙她就会去帮忙,我是有时候觉得自己家人,所以就自己主动帮忙。
如今有时候也理解到,上赶着不是买卖啊,希望有改正吧

所谓感同身受

昨晚就知道了四川地震,然而听说6级地震,内心是觉得,哦,那还好,这样的感受,好像距离好遥远,然后震感也不是很厉害,所以很麻木一样。

早上刷到微博里的视频,是成都那边夜里在通报地震要传过来,倒计时报数的声音,接着是紧急鸣笛的声音,我突然就觉得害怕,那种恐惧感好像一瞬间到达巅峰。所有的对于地震的恐惧感全部出来了,不再麻木,不再觉得事不关己,而是有种唇亡齿寒的感觉,好像突然有了那种同情悲伤恐惧这些情绪,突然想起了汶川地震,想起那些死伤无数。再到看到各地集结的消防官兵出发去救援,看到死伤人数,好像第一次真切的感受到,我希望之后都没有死伤,那种同理心突然就出现了。

有时候感同身受,好像需要很多东西来配合,单纯给你找个事件,往往都是以一种局外人漠不关己的态度来处理,但是这种态度注定了只能考虑得很理想化,很理性,却未必考虑到人是有感情的,大家都是需要照顾到别人的感受的。感同身受很难做到,有时候看着别人的痛苦,一面觉得好痛苦啊,一面在想到底有多痛苦,其实这时候都是稀里糊涂的,哪里知道对方的痛点在哪里,就照着惯例,来一波安慰大礼包,到底安慰到没有,还是只是面子上过得去也说不清楚,总之是做了,有没有疗效就看命了。

其实对大灾难,因为图片视频的渲染,你很容易深切的感受到,或是痛苦,或是劫后余生的幸福,都很明确,但是单独到某个人的不幸上,其实很难有同理心。

我记得去年还是前面那个杭州保姆纵火的事情,我其实看着那个男主人微博的评论点赞越来越少,就知道人们对于这一事件的关注度在减退,人们能知道你对于妻离子散的痛苦,然而人家不会一直关注你的痛苦,就像是我们知道你老婆孩子都没有了,但是你还是个有钱人,可能很多人还是觉得,不久的将来你还会开始新的生活。这个可能还不是最可怕的,最可怕的是很多人谈到这个事情的时候,那种丝毫不为之难过痛心的状态,更让我难过吧,我总是试图让别人表达出他们的同情心,但是往往都不奏效,感觉更像是我强行的在让他们去同情,而不是发自内心的感受,那个时候感觉更不好了。

之前看到水滴筹那些,我真的会捐钱,其实现在也会捐,不过也会看一下是什么问题,如果是那种根本没什么希望的,我一般都不会再捐了,因为对我自己,我想的都是,如果到某一天不能救治了,那就不救了,不要浪费钱,然后感受更多的痛苦。

我还是会因为觉得别人不具备同理心而难过,但是我发现可能曾经大家是有的,只是被时光里那许多的骗子欺骗,那些同理心不再,但是好在大家都是善良的人,好在我的AR这么多年还是个善良的小孩。

保持一颗善良的心,应该也能一直拥有对灾难的感同身受吧

失联的朋友

一直很看重朋友,也一直记得人家说过,以后你可能没有那么多真心实意的朋友,所以高中时的朋友,我全都小心对待,尽量去保持住我们的联系,但是很多时候或许是双方生活的改变,或者是其他什么,大家就是在各自的路上渐行渐远。
最开始我因为这种改变非常难过,一度怀疑我是不是曾经真的有过这个朋友,或者那个朋友是不是从来都不是我真正的朋友,但是回想起一起上学的时光,那应该是真的,只是有很多时候,我们生活不再有交集,就不再有联系,这种差异短时期看不出来,时间越长久,越觉得大家没有共同话题了,朋友之间如果只靠着回忆过往来维持,过往总有说完的那一天,那时就没什么可说的了。
印象里的失联,有几种,第一种大概就是不长联系,不知道某一天对方把你的微信或者QQ删除了,所以就联系不到了,这种属于硬性失联吧,这种我一般就很伤心,然后拜拜
第二种应该是因为联系的少,导致没有话题,对方对我的联系也不甚感冒,然后我会选择减少联系,直到没有联系
第三种大概是谈恋爱或者结婚了,他们的生活重心发生改变,根本没时间理你,当然这还是没生孩子的时候,生孩子之后,就别想找到她了,我的好朋友们,大概都是因为还没有进入最后的阶段,所以还勉强跟我保持着联系,我已经预见到不久的将来,他们大概就消失了。
不过,我还是觉得真正的朋友,会一直记得你,有事情也会担心你,但是成年人的世界有太多东西了,做过朋友,关心过彼此就很好了,我一直努力维持我仅有的朋友们的联络,不希望只是因为各自忙,所以就断联系。
最好是往后的日子,大家依然可以聊聊八卦,吐槽不开心的事情

又到六一

上班之后才真的觉得时光飞逝,我什么都没做,然后又到了夏天,又到了雨水丰富的时候。
看着小朋友的六一回忆起我自己的儿童节,感觉小时候多是心酸呢,我弟今年第一个六一就成为少先队员了,而且能够在全校同学面前表演节目,我总觉得他好像把我小时候没有的都补偿给我了,好像是一种心理安慰。
我记得一年级我学习不好,到现在都不知道声母韵母那些我到底学没学,因为都是一脸懵逼的,我记得一年级不及格,然后表哥回家跟我妈说妹妹在学校就把裙子脱掉,穿着小内裤到处跑,我小时候可能有点放荡不羁爱自由吧!哈哈哈
我记得跟我当时的班主任老师很胖,但是叫什么我都不记得了,二年级学校搬迁,我才开始有了印象,我记得老师很为难的让我成为了少先队员,因为我胆子小不出众,而且学习成绩一般,还害怕老师,上二年级的时候,老师一直要跟我说,老师不是老虎不吃人,有问题要问,估计对老师的害怕心理根深蒂固,导致我高考完全没有选择师范,现在看来这个决定有点问题。
小学的时候文艺表演,可能第一轮人不够会把我叫上,但是第二轮筛选就一定会被筛下去,因为身体不柔软,跳舞不好看,又容易人前紧张,总是最先被pass的,所以不知道是不是那个时候开始,这种自卑的心理就种下了,而且好像我从小就懂得贫富差距,从小就知道有的人有钱,而我家穷,我弟好像没有这种感觉,他会很愿意在别人面前表演,虽然我觉得他跳的不好,但是他自己很喜欢我们也是鼓励为主,而且头脑聪明,考试什么的从来不会像我小时候不及格,也不知道是现在的孩子都聪明还是怎样。
小时候六一都去春游的,我记得五年级的春游因为SARS停了,那一年是我爸唯一一年陪着我读书,那年我成绩很好,可是因为传染的问题,我唯一一次荣誉得来的偷偷摸摸,使我一直有种不真实感,那真的是我的三好学生么,说不准,可能也是因为本子太破了,我自己感觉都不深刻。
小学里发生很多事情,多数都是家庭上的变故,好像是三四年级还是五六年级的时候,爸爸突然得出血热也就是鼠疫,卧病在床,形销骨立,看着都让人很担心,我可能从那个时候开始,就会担心,如果我没有爸爸怎么办。虽然我一直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,觉得爸爸一定没问题,但是那一阶段无人陪伴的我,真的很害怕。那时候爸爸住院妈妈陪床,经常是我姨妈或者谁过来陪我,我记得还有一天把炕革烧糊了,我其实不懂大人的脸面,小孩子讲话比较没有忌惮,会直接说我姨妈把我家的炕烧糊了,可是姨妈觉得很丢面子,我也不懂,其实现如今也会觉得烧糊就烧糊啊,有啥好觉得丢脸的。
我记得爸爸穿着很帅的西装跟妈妈一起去学校看我,爸爸整个人都是被妈妈搀扶的,我也记得那时候觉得好骄傲,你看我爸爸多帅,可是也知道他们是从家里走着过来的,一路很辛苦。
爸爸得鼠疫的那年应该是出外打工的第一年,回来就突发高热,一直以退烧的办法来治,后面才发现方法错了,差点错过黄金救治时期,那一年同时有很多人都得了鼠疫,妈妈不让我去医院,所以我都是自己来回上学放学的,虽然是三年级开始已经自己往返了,但是这就是进入了没人管的阶段,只是晚上有人陪我一起睡而已。
爸爸打工的那一年,我其实很害怕,家里只有妈妈和爷爷,妈妈其实也是胆小的人,虽然在我面前总是很厉害的,但是我总担心家里有坏人。
差不多同时爷爷也做手术,所以家里就只有我一个人,我记得想让大伯父给我买泡面,被拒绝了,可能零几年的五块钱很多吧!不过还是他比较抠啦,二伯父经常给我送饭,但是他家的饭很难吃,我都是没啥胃口的。
六年级的春游我记得妈妈给我带了一个香瓜,从出门开始我就很难过,因为没办法跟别人分,我不想平白吃别人的东西,但是我没有什么可以跟别人交换的,结果就是小学毕业有一天说起这个事,哭的稀里哗啦,现在也还是觉得那时候很遗憾,大人可能总是不能理解,小时候的我们有一些心结,很难过得去。

今年的六一我满足弟弟的愿望,让他有新衣服新鞋子新手表,爸爸直接赞助我买手机,嘿嘿嘿超级开心。
小学是我跟父母在一起时间最长的时候了,所以想念好像成为了一种习惯,习惯想念父母但是见不到人。

吃过的小店

忘性比较大,所以说一下我最近试过的店好了。
周六去吃了一家新开的店名字叫够姜食糖 手工甜品,地址:东华西路125号,很小的一个店面,黑色招牌只有三四张桌子,最多也就坐8个人,差不多公交东华南路下车走过去就是,很近。
这个名字够姜白话讲出来的意思是够厉害,所以也算是合了主题,就是一方面主打姜味甜品,一方面甜品很厉害。
我只试了两个品种,姜撞奶&姜汁雪糕,姜撞奶不符合我的口感,我喜欢滑嫩的,这个感觉放的有点久,有撞了姜汁之后继续在锅里蒸的感觉,就是有点老的口感;姜汁雪糕比较特别,雪糕里的姜味浓郁,还陪着龟苓膏块,但是龟苓膏基本没有味道,所以整体是姜汁的味道,有的人不能接受这个辣的程度,但是我觉得刚刚好,所以如果能吃姜的一定不能错过这个雪糕,毕竟我在其他家没见到过。通常来讲,我去试吃的东西,都会采取试招牌的,比较不容易出错,之前有过在粤菜店试川菜,做的很难吃的情况。
这家还有一些常规甜品,我试不了那么多就只吃了两样,加一起22元,还是很便宜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