丧丧的自白

我很无力的发现,我的情绪不太好,很沮丧,丧的不行。

我知道最近的目标是应该尽快再拿下几个客户,然后就马上回家见爸妈,一起中秋团聚,然鹅参加个展会,跟着同事一起度过三四天完整的生活,我还是感觉透不过气,很压抑。

就算你努力去调试,还是这样,没有办法,不知道怎么宣泄。人际关系的处理,总有一些人想把想法强加给我,我也很累,我不太能分辨每一个人的想法,我身边的人好像都对我有很强的输出功能,我不够坚决,我没法从一而终的坚定做自己,总是被影响,被一个又一个想法压倒,讨厌别人打着玩笑幌子的试探,我甚至都懒得应付了,真的觉得累。

讨厌身边自以为是的人,每次都打着为你好,或者我更厉害的想法,然后向我灌输他们的想法,我不想知道你们的想法,你们怎么想我不想知道,我只想做我自己,不管是酒桌,或者是生活,我有我自己的方式,我是独立的人,我跟你们真的没有什么关系,你也不是我的什么朋友,不要一直对我说那么多,你觉得好的我不一定觉得好。

甚至那些年轻的小姑娘们,我其实无所谓你们怎么做,怎么做是你们的选择,但是不要拖累我,不要干扰我,一起出门这件事我并不乐意,我没有兴趣带着谁,教谁怎么做,都是成年人,谁也不需要对谁指手画脚,只是希望各司其职,不要干扰到我这就够了。

不知道为啥最近总看到没有眼力见的人,脑子不灵活的人,我真的拜托偷懒也聪明一点,不要让别人那么容易看穿,真的很傻的想法。

也很想告诉自己,不要管别人闲事,做好自己吧,生活已经那么难了,干嘛管别人,谁跟谁有什么关系呢

一家公司只是你赚钱的地方,不是以后终身的归宿,该想着愉悦自己,而不是愉悦他人,太在意别人的感受,一点用都没有,自己开心就好了,真的就这样足够了。

赚钱过自己想过的生活就好了,别想太多,不喜欢的话忘掉,不喜欢的人离远点。

记第一次拔牙

鉴于人生的前半场,都没有啥牙齿问题。
印象里的牙齿问题都是有炎症了,发个炎,吃几天药就好了。
最严重的那次是去做了根管治疗,想说最疼不过如此。

直到一周前,我去医院确认,为啥我嘴里肿了,医生很激动的告诉我,你长了四颗智齿。我的心情就跟过山车一样,就又觉得你看,我也长智齿了,俺也不比别人差,顺便觉得我同事那张嘴真的是开过光的,预测的真准,为啥不能预测我中彩票呢。
好事不灵坏事灵。

然后吃了几天消炎药,我就去了医院,也不知道能拔几颗,也不知道怎么个操作,就本着大无畏的心情,自己去了,带了病例啥的,去了以后医生说还要拍片,幸好不用再排队缴费再去拍,直接去了。
医生拿到我的片子说你想怎么拔,我心想还有这种好事,我还可以自己做决定,但是一想,我哪知道哪个适合先拔啊,医生看了看说,嗯左边这个难度比较大,先解决容易的,让你适应适应。
然后先拔了右边的两个,打了两针麻药,但是拔第一颗牙的时候,我很明显感受到了,医生使劲用杠杆定律,或者其他什么定律吧,就给我撬下来了,挺疼,我还很天真,我以为那是右下的,结果那是右上。
至暗时刻才到来啊,才到来,第二颗牙,医生妹子各种拔啊推啊,都不行,让我休息一会。过一会换了男医生,男医生上来就感觉气势不一样,带着一种要帮我把整口牙都拔光的架势,然后发现也拔不下来,貌似是切开的不够,就开始切那个牙龈,切一半的时候,我就疼的很了,想说补一针麻药,医生说你觉得自己疼不疼,麻药打多了也不好,你看着还可以。我也很懵逼,而且已经拔了一会,嘴有点合不上,半天才说出来:“好像还行。”还被医生嫌弃了

又开始切,然后我就感觉眼泪在打转,我想说我可能是觉得委屈的,应该还能忍,然后突然就眼泪喷涌出来,我想想这么久,都没有试过这样,好像受特别大委屈,还哭的要喘不过来了,男医生可能也不咋好意思,就一边准备麻药一边说,疼就说不用忍着,忍着干嘛呢,我心想我怎么知道这是不是够疼了,我哪里知道啥程度我是应该补麻药啊。
补麻药之后确实就好多了,虽然能感觉到一点疼,但是能接受,更多是酸胀。
第二颗牙顺利拔出之后,就缝针了,缝针之后就出去缴费,没出去之前,女医生叮嘱我注意事项,我听了但是我没记住,我去缴费之前我又问了一遍,但是缴费的路上,我回想半天,依然啥都没想起来,我心想再问第三次,不知道会不会挨打。好在他们有个注意事项的小纸条,避免了很多尴尬,太感人了。
医生给准备了冰块,所以刚拔完牙也不算太遭罪,就晃悠的回家了,回家之后就突然发现扁桃体也肿了,本来就因为拔牙口水多,不能吐掉要吞下去,又吞咽困难,我感觉把我一天积累的委屈都放一起了,然后就开始哭,哭的撕心裂肺,惊天地泣鬼神,然后好了,过一会我妈给我发视频,然后我又觉得很委屈,挂掉电话又开始哭。
反正哭的眼睛都肿了,终于出了这口恶气,我以为也就这么疼了,吃止疼药的时候其实感觉还不是特别疼,但是睡不着,麻药的感觉在慢慢消散,先是半边舌头有知觉了,然后是嘴唇也有感觉了,最后完全恢复了,在24小时这个范围内,虽然脸肿了,但是整体还行,谨遵医嘱,啥妖都没作。
在24小时-48小时这个区间就比较可怕了,肿到下巴,本来耳朵没事的,也开始疼,开始立体声环绕式疼,特别惨的是,一共三颗止疼药,都吃没了,今天早上8点多到十点的时间,我差不多经历了,无数次想哭想薅头发想躺地上打滚的瞬间,终于熬到了美团小哥给我送止疼药。
拯救了世界的止疼药,大概从早上十点发挥到下午两点,没错我现在又开始疼了,我在想,我是该再吃一颗止疼药,还是应该直奔急诊室,这真的是个问题来的。
未完待续。

周末 咖啡 午后

永恒的主题,

周日即将过去,周一还会远么?

我曾经幻想的工作,是跟生活分开的,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,迈入外贸是一个没想过的事情。

确切地说之前的工作更像个跟单,没有体会那些竞争业绩压力,一直都是尽力做,做不到也就那样,没有那种你看别人的心情,没有对比的感觉,我忘了是什么时候开始,我被赋予了对比,我被赋予了压力,从此默默的给自己更改了认知,外贸=销售

我也渐渐的感知到,刨去很多东西之后,隐形的压力一直都存在,不管是跟某的纠纷,因此引起的被骚扰被恐吓,其实我偶尔会身心俱疲,也会担心万一这些骚扰恐吓都变成实质怎么办,毕竟我们真的无权无势,我记得我之前在pyq 发一条吐槽,结果没想到真的有人很天真无邪告诉我去报警,虽然我热爱国家,也相信很多时候警察叔叔会帮我们,但是现实就是那些事情没有落到某一个人身上,这种想法就真的只是想想而已,我也很傻的一一bd 过,然鹅现实告诉我,别做梦了,为此也特别咨询有经验的集美和律师,其实我很感谢身边的很多人,一些精神支持,真的让人更能挺得下去。

曾经简单的以为,我不婚不育,那么会少很多问题很多压力,但是渐渐发现,很多客观现实一点一点压过来,一个集体要你前进,要你成长,其实偶尔想起也会觉得,曾经的生活把我养的太安逸了,后面的生活才是最难的,大概就是当下你觉得已经很难了,但是度过这一阶段,你会发现后面更难。


说起来,最近不知道为什么,是有点敏感,还是什么情况,就看人不爽就想怼,过度解释,一件事有时可以简单过去,总被我搞复杂,可是更可怕的是,我心里会很在意,跟谁沟通有问题,或者当下我说完,很快我就觉得更烦了,有些时候觉得无伤大雅的事情,大家应该见好就收,就给台阶就下,但是发现气氛从此变得尴尬,我就觉得更不开心,大概是我跟我特别好的朋友们,偶尔都会因为沟通不畅,尬住,但是很快我们就会忘记这个问题,只要不是原则性的,通常都是就那么过去了,因为揪着不放也没什么意义。

最近刚好碰到这样尴尬的情况,就停住了,我突然就有一种,大概大家没有办法一起玩,好朋友不是那么容易交的,我想起以前有个疯女人提醒我,不要那么走心,奈何我这人永远改不了这毛病,我其实有点倦,有时候更喜欢直球的沟通方式,不要紧的就忽略它,然后该怎样就怎样,但是人心好像不是这样的,最近有时候会想,关掉微信算了,我其实只想关注我关注的朋友给我的信息,其他人的联络,群聊都像是浪费时间以及浪费微信空间的行为。不想花时间去跟人沟通,周末除了一天安排出门,另一天就在家躺着看电视,可是慢慢的,我最爱的小说电视都开始吸引不了我,我最喜欢的综艺,看一期就没有然后了,没有耐心也没有恒心。

渐渐的兴趣好像都离家出走了,有时候甚至对出门玩的兴致也不大,对吃什么没想法,曾经也是决断迅速的人,如今就犹豫不决,每次都没办法迅速做决定了呢,这大概是人家说的25之前是天生,25之后就看自己了,不知道年老的时候会不会是个优雅的老太太,但是据眼下看,大概是很难了。


周末的时候跟人家去唱K,然后我这个人就很奇葩,我不喜欢别人不认真对待一首歌,喜欢跟有相同喜好的朋友一起唱歌,喜欢我唱歌你有反应,喜欢你唱的歌我也刚好喜欢,或者你第一次听到这首歌,也会想我回去也要听一听,这个要求是比较过分的,我知道,但是真的跟这样的朋友唱歌才舒服啊,我喜欢可以嗨一点的气氛,喜欢大家都可以不跑调的唱完一首歌,我不介意别人一起来蹭一首歌,但是我真的介意旁边的人把掉带跑,没错我就这么龟毛,我就要求很多,这样的朋友太少了,可遇不可求,我做个梦而已。


多在意自己,多在意父母的需求,才是更好的事情不是嘛,最近有一点点体会到做人家儿媳的感觉,这时候才更明白我妈的好处,我也是记得我爷爷有多墨迹,很多事重复说,没完没了的,但是你一点都不了解的事,其实很难聊的下去,但是要耐心忍下去,聊下去,老人家的寂寞真的我们不懂呢。


一个很靠谱的朋友暂时把车借给我们,奈何开车的同志车技一般,刮了别人和墙大概四五次,违章两三次,总之大概两个多月交的学费真的挺惊人,车主之前基本没出过保险的,到我们手里保险大概出了三次,后面真是觉得对朋友太抱歉了。我们反过来想了这个事,如果是自己的车借给别人开,各种伤,心情应该很差,但是朋友只是说注意安全,所以啊,真的对不起朋友,我只能对她说:您确实交友不慎哈哈哈哈,但是真的能在没买车之前就把各种问题都遇到了,又觉得很庆幸,所以我们之前的共识就是买车之后要把新车给朋友开才行,不然真的对不起她。但是也得说,不是你特别特别好的朋友,而且如果你没有做好这种可能遭遇各种事故的准备,那就不要借,虽说都有保险,可是有事故下一年保险费也会上涨,以后的保险费也会上涨,你要怎么衡量这其中的损失,这笔账很难算,宁可租车都更好呢。多站在别人角度吧


我真诚的对自己许愿,让我继续有热爱的东西,让我少说话吧,让我不要那么敏感,让我不要想那么多

最后,生活有点艰难,祝自己开心

2020-07-22

我想了很久,不知道说点啥,其实每天脑子里想法很多。

确切的说是做了一个全新的销售之后,这种感觉就更明显了,业绩的压力,客户的压力,每一项都比以前更清晰,自己就像是拉磨的驴,这周下周,这个月下个月,目标在那,你永远停不下来

我偶尔羡慕朋友的闲适,休息日只有我不看社交软件的时候,我才是最清闲的,但是没办法,你想要更多,势必付出更多,我大概也没有那种天上掉馅饼的运气,就凡事要更努力才行,不过最近偶尔也找到一些小办法,省力一点点,但是对于长远来说,到底是好是坏还不得而知。

上周末终于踏出勇敢的一步,去水上乐园玩了一把,小时候感觉什么都不怕,越大越怕,什么都怕,小时候能玩蛤蟆捉泥鳅,现在别说泥鳅,蛤蟆我都不敢碰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娇气了,畏高怕水占全了,但是又觉得没尝试过很可惜,就叫上朋友一起去了,约的很急,也没有提前额外买泳衣那些,就之前迪卡侬的运动背心和短裤,实践证明这个搭配其实也差不多了。

第一个项目下来是腿软的,而且又被呛水,耳朵里也进水了,但是还不错,就去继续排其他项目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等待过久,就把里面的比较刺激的都玩了一遍,越来越上头,很希望下次再来,没错刚刚结束我已经惦记下一次了。

尝试过后这个感受是很好的,就是害怕也好,或者不害怕,就尝试过后有种满足感,再上去可能也会腿软,也会一边尖叫一边骂,麻蛋的我为啥要来受这个罪,但是还是ok的。

游乐场暂时还是不敢尝试,因为水上项目主要是水,整体没有那么刺激,真的是排队1.5-2小时,玩1-3分钟就下来。

生活中大概是特别的尝试,然后看着更美好更舒服。

五一小记

从小到大,很多东西我都要拖到deadline 再处理,然后经常处理不完,但是不管是谁既然设定时限,给你布置的内容肯定不是让你一天能做完的。
至今还记得小学开学前一天哭咧咧的打电话给老师,说作业写不完,大概是抱着一种我装可怜,兴许你会放我一马的心态,实践证明老师见多识广,完全没鸟我。
常常觉得自己是这世上最怂的一种人了,胆大的就敢挺着被老师骂不写,我就是那种又不想写,又不想被老师骂,而且时常因为作业没写完惴惴不安,跟小伙伴一起玩,只要想到作业没写完就心慌的要命,但是又坚决不肯去写的怂货一枚。

放到现在工作之后,害怕那种不能及时做完的感觉,宁可先做好,慢慢改,不断修改,也不想拖到最后,大概是被那种忐忑不安吓到了,有时候觉得大概是改了吧,偶尔想拖一下,就会瞬间回味到那种忐忑,就不敢拖,就应了小时候父母常讲的那句话,完不成玩也玩不消停,如此算是不得已而为之了。
只是还有一些侥幸心理,譬如工作上哪里有欠缺,还是想拖一下,也许用不上,也许没事,我其实也很清楚这种侥幸就像是头顶一盆水,分分钟让我认清自己,为了减轻这种感觉,就去搞点杂七杂八的,要么搞个英语单词课,要么去读完一本书,只要能减轻这种心虚,都愿意去尝试,唯独没做的却是最应该做的事。偶尔很慌张,觉得什么都不会,偶尔又觉得干嘛为难自己,好像看到几个小人在身体里打架,所以性格里的纠结,该决断时不能决断真的很难改变。
最近刚好有两次简短的出行,出行准备这件事一直让我头大,我经常觉得很多东西不在掌控中,心里很不踏实,但是有时候别人给你的反馈就是不确定的,当然我也是给人不确定反馈的人,只是刚好前一次运气好,一切都很棒。
这么想来对别人也不能要求太高,对自己倒是应该要求高点。

最后放一张猫图,我家饼干小宝贝IMG_20200406_215919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