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到六一

上班之后才真的觉得时光飞逝,我什么都没做,然后又到了夏天,又到了雨水丰富的时候。
看着小朋友的六一回忆起我自己的儿童节,感觉小时候多是心酸呢,我弟今年第一个六一就成为少先队员了,而且能够在全校同学面前表演节目,我总觉得他好像把我小时候没有的都补偿给我了,好像是一种心理安慰。
我记得一年级我学习不好,到现在都不知道声母韵母那些我到底学没学,因为都是一脸懵逼的,我记得一年级不及格,然后表哥回家跟我妈说妹妹在学校就把裙子脱掉,穿着小内裤到处跑,我小时候可能有点放荡不羁爱自由吧!哈哈哈
我记得跟我当时的班主任老师很胖,但是叫什么我都不记得了,二年级学校搬迁,我才开始有了印象,我记得老师很为难的让我成为了少先队员,因为我胆子小不出众,而且学习成绩一般,还害怕老师,上二年级的时候,老师一直要跟我说,老师不是老虎不吃人,有问题要问,估计对老师的害怕心理根深蒂固,导致我高考完全没有选择师范,现在看来这个决定有点问题。
小学的时候文艺表演,可能第一轮人不够会把我叫上,但是第二轮筛选就一定会被筛下去,因为身体不柔软,跳舞不好看,又容易人前紧张,总是最先被pass的,所以不知道是不是那个时候开始,这种自卑的心理就种下了,而且好像我从小就懂得贫富差距,从小就知道有的人有钱,而我家穷,我弟好像没有这种感觉,他会很愿意在别人面前表演,虽然我觉得他跳的不好,但是他自己很喜欢我们也是鼓励为主,而且头脑聪明,考试什么的从来不会像我小时候不及格,也不知道是现在的孩子都聪明还是怎样。
小时候六一都去春游的,我记得五年级的春游因为SARS停了,那一年是我爸唯一一年陪着我读书,那年我成绩很好,可是因为传染的问题,我唯一一次荣誉得来的偷偷摸摸,使我一直有种不真实感,那真的是我的三好学生么,说不准,可能也是因为本子太破了,我自己感觉都不深刻。
小学里发生很多事情,多数都是家庭上的变故,好像是三四年级还是五六年级的时候,爸爸突然得出血热也就是鼠疫,卧病在床,形销骨立,看着都让人很担心,我可能从那个时候开始,就会担心,如果我没有爸爸怎么办。虽然我一直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,觉得爸爸一定没问题,但是那一阶段无人陪伴的我,真的很害怕。那时候爸爸住院妈妈陪床,经常是我姨妈或者谁过来陪我,我记得还有一天把炕革烧糊了,我其实不懂大人的脸面,小孩子讲话比较没有忌惮,会直接说我姨妈把我家的炕烧糊了,可是姨妈觉得很丢面子,我也不懂,其实现如今也会觉得烧糊就烧糊啊,有啥好觉得丢脸的。
我记得爸爸穿着很帅的西装跟妈妈一起去学校看我,爸爸整个人都是被妈妈搀扶的,我也记得那时候觉得好骄傲,你看我爸爸多帅,可是也知道他们是从家里走着过来的,一路很辛苦。
爸爸得鼠疫的那年应该是出外打工的第一年,回来就突发高热,一直以退烧的办法来治,后面才发现方法错了,差点错过黄金救治时期,那一年同时有很多人都得了鼠疫,妈妈不让我去医院,所以我都是自己来回上学放学的,虽然是三年级开始已经自己往返了,但是这就是进入了没人管的阶段,只是晚上有人陪我一起睡而已。
爸爸打工的那一年,我其实很害怕,家里只有妈妈和爷爷,妈妈其实也是胆小的人,虽然在我面前总是很厉害的,但是我总担心家里有坏人。
差不多同时爷爷也做手术,所以家里就只有我一个人,我记得想让大伯父给我买泡面,被拒绝了,可能零几年的五块钱很多吧!不过还是他比较抠啦,二伯父经常给我送饭,但是他家的饭很难吃,我都是没啥胃口的。
六年级的春游我记得妈妈给我带了一个香瓜,从出门开始我就很难过,因为没办法跟别人分,我不想平白吃别人的东西,但是我没有什么可以跟别人交换的,结果就是小学毕业有一天说起这个事,哭的稀里哗啦,现在也还是觉得那时候很遗憾,大人可能总是不能理解,小时候的我们有一些心结,很难过得去。

今年的六一我满足弟弟的愿望,让他有新衣服新鞋子新手表,爸爸直接赞助我买手机,嘿嘿嘿超级开心。
小学是我跟父母在一起时间最长的时候了,所以想念好像成为了一种习惯,习惯想念父母但是见不到人。

吃过的小店

忘性比较大,所以说一下我最近试过的店好了。
周六去吃了一家新开的店名字叫够姜食糖 手工甜品,地址:东华西路125号,很小的一个店面,黑色招牌只有三四张桌子,最多也就坐8个人,差不多公交东华南路下车走过去就是,很近。
这个名字够姜白话讲出来的意思是够厉害,所以也算是合了主题,就是一方面主打姜味甜品,一方面甜品很厉害。
我只试了两个品种,姜撞奶&姜汁雪糕,姜撞奶不符合我的口感,我喜欢滑嫩的,这个感觉放的有点久,有撞了姜汁之后继续在锅里蒸的感觉,就是有点老的口感;姜汁雪糕比较特别,雪糕里的姜味浓郁,还陪着龟苓膏块,但是龟苓膏基本没有味道,所以整体是姜汁的味道,有的人不能接受这个辣的程度,但是我觉得刚刚好,所以如果能吃姜的一定不能错过这个雪糕,毕竟我在其他家没见到过。通常来讲,我去试吃的东西,都会采取试招牌的,比较不容易出错,之前有过在粤菜店试川菜,做的很难吃的情况。
这家还有一些常规甜品,我试不了那么多就只吃了两样,加一起22元,还是很便宜的。

这五年

我是想好好想清楚要写的内容,再提笔的,但是感觉时间过得飞快,再不写可能就到了10年了。
2014年春天的时候,到了这里,我记得我来时路上的彷徨害怕,记得我见到宿舍附近环境时的崩溃,见到大雨后客厅一滩水,好像第一次自己见识了凄凉,但是后面许久以后我忘了这种感受,我想留下来。

那是我第一次出远门,也是我第一次坐长途火车,所有都是第一次,我就自己这么来了,我不知道面对的会是什么,也没想过以后咋样,也不确定这个地方会不会排外,那个2014年应当是灰色的一年,初次工作,不懂人际没经验没什么钱没朋友,可能没朋友比没钱更让我害怕,那时候经常一人独自跑去上下九或者北京路,然后沿着一条路走,那时候地图导航还不灵光,我也不记得究竟是怎么回家竟然没丢,但是说起来现在反倒没有这个功力了,绝对不会自己一个人跑去玩。

我记得这里三四月份的寒冷,尽管温度有20度还是很冷,我记得盖着薄被子缩在床上的我,AR记得第一次见到穿着长长的粉色连衣裙脸红扑扑丑丑的我,我记得夜里被高速路上的车声吵醒的无数夜晚,我记得五六月份后开始的炎热,记得每天六点被热醒要再洗一次澡的我,记得找不到公交站的我,记得第一次去买快餐的我,记得第一次在这里包饺子很失败,记得第一次学习了煲排骨玉米胡萝卜汤,这个汤到现在都是我印象最深刻的那个。也记得我三个月的单休,每天去挤公交,记得我第一次去喝星巴克,第一次在711吃车仔面,记得我在这边吃火锅吃到胃疼,记得AR请我吃饭,我却没钱回请,记得不知道是哪一个时刻她给我的温暖让我如此眷恋,然后成为我的执念,记得我们一起挤在一张床上,记得我们一起开心的走路回家,记得我们一起用脚步丈量了很多地方,很多家店开了又关,记得哪一家的糖水好吃,以及哪里有公共厕所,记得一起去图书馆,一起去博物馆动物园,记得一起做了很多件事,也记得她让离家几千里的我,感受到生活的小确幸。

那时候看到CBD的繁华,再回到城中村的破败,我都觉得自己好像误入了哪个奇幻的世界,刚来的时候语速比别人快,还带着家乡的口音,经常因为周边的人听不懂要重复几次,我又是个急性子,几年过去了我的语速好像他们都能跟得上了,身边的广东人尤其多,在跟我说话时才会转为普通话,其他时候他们彼此对话都是粤语,最开始不习惯觉得他们有点排斥我,后来发现其实这是一种惯性,就像你看到会讲中文的人,你也优先选择中文,而不是讲英文,也或者是时间久了他们讲的内容我也能听懂一些,所以反倒不会觉得难以融入。

可能也是因为我的另一半是这边的,所以我有更多机会了解当地的文化,了解大家的想法,我们一起去各地探寻各种好吃的地方,去各种奇奇怪怪的地方游玩,见识了更多不同的广东人,才知道这个地方,不止一种方言,不止一种文化,这个地区本身就带着一种杂居的气质,毕竟从很久以前开始,岭南之地多是流放之人,也是最早开放的口岸,这里应该是全国最早住过外国人的地方了。

这里和北上不太一样,不怎么排外,外地人可能多过本地人,本地人多数都穿的很普通,但是大家不见得就没有钱,就是时间久了你会感受到有点宠辱不惊的意思,就是有钱或者没钱,他都可能会吃路边五块钱的拉肠,吃十几块的粿条汤粉,你如果在路上问路,就算他的普通话不太好也会认真的跟你解释,有时候这种陌生人给到的温暖,真的可以点亮异乡人的温暖。

我曾经有那么一个阶段,觉得这里比家乡好,拼命的想把自己变得好像是个生活了很久很懂这里的人一样,可是某一刻就会闹笑话,会觉得被人家嘲笑,嘲笑你不懂装懂,嘲笑你拼命的想成为一个本地人,那时候就有种撕裂感,觉得自己既不属于这里,也不属于家乡,好像抛弃了自己的根的时候,你也不再拥有你的归属感,你期待对一个新城市的归属感,其实也舍弃了自我,我们没办法说自己很懂这里,或者很会欣赏美食,我们只是会找到自己喜欢的东西,这就够了。

如果没有来到这里,我大概不会见识到许多不同人的生活状态,有人招妓,有人年纪轻轻就在外务工,有人未婚先孕,有人有很多个女人,有人不喜欢异性,我这时候大概见识到了大城市里,陌生或者熟识的大家也不会干涉彼此的感情生活,也不会像村子里的邻居一样,盘问你的家庭情况,在背后讲你的八卦新闻,大家有一种彼此的尊重与疏离。不知道是不是这五年见了太多,尽管没什么大的变化,但是对待父母爱人,想法好像更开阔一些,我知道有些感情如果不能公开讲,其实彼此默认也好,如果跟父母意见不一致,不一定非要大声反驳,因为那还是会让他们伤心,这跟想象中的不一样,父母不是我们的对立面,不是非要争个是非对错,只是家人要珍惜要爱惜。

这五年我经历了从城中村最嘈杂的地方,搬到市中心最繁华的地方,接着再次进入城中村永远没有阳光的地方,现在才终于在小区生活,虽然依然偏远,但是看得到阳光照进房间,每天早晨被阳光唤醒,好像生活都有了生气。我记得从来这里的时候我就一直盼望住进小区,我喜欢小区里温馨的环境,喜欢能看到猫猫狗狗小朋友老人家的生活,那让我觉得我是在生活,不是在生存。我们可能以后也不会买房,可能会一直租房,但是也不会觉得难过,算起来,这真的是很好的选择了!

去年回家去姑妈家串门,姑妈跟我妈妈说我长大了很多,我自己是没什么感觉的,但是可能在人家看来确实是成长了,我不求上进,所以成长的并没有别人那么突飞猛进,感觉自己更像是个蜗牛在慢慢的爬着,有些东西可能是别人教我的,有些是别人教训我的,总之我都学会了,这并不算疼痛的成长尤其幸运,有时候还是不理解人家对我的敌意,但是想来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或者恨,所以这样已经很好了。

不过到现在,每一年的夏天我还是会回想,去年夏天我是怎么活过来的,毕竟这里不是一般的热,这个热也不是一般的持久,但是很神奇,我既怕热又怕冷的人,依然觉得这里很好,在这里慢慢的习惯了人潮涌动,习惯每个月去开药,习惯偶尔要做个检查,习惯身边有个人陪着。

我不是个习惯孤独的人,过去几年并没有学会这一点,曾经我也很在意安全感这回事,只是如今觉得这个词当你不再在意,你其实已经拥有了。

跟最好的朋友们几经波折,在这过去几年各自奋斗,依然没有断了联系,吵吵闹闹到如今,觉得这可能是我巨大的财富吧,在那些低迷的时刻,能够跟对方倾诉,能够获得力量,真的是一件特别好的事,有时候也觉得坚持不下去,也害怕没有工作,害怕没有钱,但是也就这样挺过来了,我只想接下来,那许多年我依然可以跟现在这样吧,能走得下去,能走的长远。

陪伴我的低血糖

人生的前16年里是没有低血糖这种东西的,低血糖是跟着胰岛素相伴而来的。
我印象深刻的低血糖应该有三四次,大学里有两次,一次是没有吃早餐就赶去上课,路上休克,还坐上了120,第一次躺担架,可是后来我想不起来那是什么感觉,因为很突然,来不及反应,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,再醒来是在走廊的担架上,我还记得导员问我去哪个医院,我当时内心应该是想骂娘的,不快点找个就近的给我送去,还在那问我去哪里,后面就是一直注射葡萄糖,医生不让我吃饭,那是第一次。
第二次应该是大二或者大三了,半夜睡着睡着觉得心慌手抖,我被这种感觉叫醒,急急忙忙下床找吃的,我记得我在吃饼干,后面就把白糖往嘴里倒,手抖心慌的人哆哆嗦嗦的,可是血糖还是没有升上去,我觉得心很慌很无力,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在痉挛大幅度的抖动,叫室友半天都没叫到,我就再次休克了,这次比较惨,我是狗吃屎趴地上了,而且很不幸我咬到自己的舌头,还磕松了牙齿,等我再次醒过来,旁边是宿管阿姨,我室友,我的床褥都在地上,我躺在被子里,一脸迷茫,为啥我在地上,为啥你们都围着我,脸上都是白糖的粉末,阿姨也慌问我要不要去医院,我觉得血糖升上去了就不需要了。但是这次太惨痛了,我的舌头很多天都不能吃东西。
第三次是去泰国旅游,早上吃了泡面,本来有点低血糖,结果含着糖就睡着了,醒过来的时候发现AR吓的飙泪,周边围着酒店的工作人员,是的,我睡着痉挛抽搐把她惊醒,然后休克了,我也不知道当时具体什么样,只是醒来几次每次都是问重复的问题,吓到AR以为我要痴呆。后来AR在我每月去看医生的时候问过医生,频繁低血糖是否会对大脑造成伤害,医生的答复是不会,因为最开始生病的时候,我爸总跟我说不能经常低血糖不然脑细胞该死光了,我们也一直担心这样会不会提前老年痴呆,因为我在清醒的那一个小时的时间都是问重复的问题,说过一遍还要再问一遍,而且完全不记得自己说过了。
我起初低血糖会一开始就有心慌手抖的症状,然后逐渐加重抽搐无意识,后面不知道是不是换了胰岛素的原因,每次第一感觉是头晕,偏偏我这人有耳石症,所以经常会出现头晕,所以经常会在低血糖发生的时候我没有办法及时辨认,因为有时空气太闷,也会脑子混沌,有时感冒也会出现头晕,往往头晕的时候血糖还在3.5左右,但是进入下一阶段更低的时候才会有心慌手抖全身无力,身体丧失控制的感觉,这时候一般血糖已经很低了。
而且头晕这种感觉在睡觉的状态下是很难确认的,因为很困往往都是晕晕乎乎的,所以最近我睡觉低血糖发生的时候,等发现的时候已经2.6了,这其实是个很危险的临界值了,因为已经很明显感受到了身体有轻微抽搐。正常人的血糖应该是4.0-7或者到8 的程度,低血糖的数值看起来差的不多,但是确实危险。
之前不觉得,后面确实发现低血糖是比高血糖更危险的事情,毕竟高血糖不会立即死掉,低血糖却会因为确实糖分补充,迅速从休克进入死亡。
我前几天参加一型糖尿病的实验组,结束试验的时候填写调查问卷,有个问题是你是否经常低血糖时身边无人帮助,对我来说真的次数比较多,而且我想说那种身体无力感,就算身边有人依然让你觉得害怕,所以低血糖缓过来的时候会忍不住吃很多,因为好像吃的多才能把那种无力感赶走,让自己重新掌握身体的主动权。
工作之后好像身边比较瘦弱的女孩子就有过低血糖的症状,每次听他们说完我都胆战心惊的,因为他们不是我,不会像我一样身上始终备有糖,一旦低血糖就很危险,他们的症状多数是冒冷汗心慌手抖,后面再碰到这样的时候,我都让他们先坐下来,找人求助,这里插句题外话,真的不要站着,如果摔倒可能会像我一样把牙齿磕坏,运气不好还可能破相,有位置坐就坐着,没位置就坐地上,总之不要站着,说起来,我还有一次是回国要过海关的时候低血糖,也没有凳子,我就直接坐地上开始吃糖,那时候是我同事跟我一起,其实感觉有点尴尬,但是也没办法,所以如果有低血糖症状一定要提前做准备,也应该跟同行的人说好,如果有这种情况她能怎么帮助你,不要觉得这样很丢人,毕竟命比面子重要的啊!也要跟同行的人说好,你大概会有什么症状,譬如我低血糖的时候脾气很暴躁,方向感也弱,都要提前跟别人说,不然对方如果以为你在耍脾气就不好了。
关于低血糖的糖分补充,低血糖确实是吃糖有效果,但是不是每一种糖都会短时间起效,常常是这种无力感最少维持10-20分钟,所以我的建议是身上可以带葡萄糖片或者软糖,或者身边可以及时买到饮料譬如可乐之类的,高碳水的食物会比较容易升血糖,巧克力对于升血糖有效果,但是升糖缓慢,并不是理想的升血糖的食物,但是对于普通人的饥饿感确实是足够的。

之前看过一个研究,频繁有低血糖的人在上年纪之后,会成为有大概率得糖尿病的人群,所以如果经常有这个症状,年纪大之后应该做好身体的年检。
低血糖呢不是什么病,但是他导致的后果挺可怕的,还是应该要好好注意,毕竟我这一年到头有很多的时光都是伴随低血糖高血糖。
希望世界和平,身体健康哈哈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