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年第一记

我答应了熊熊N次,我说我会写东西上来的,然后一直懒得写。
今天刚好跟她聊天,觉得什么都不写有点太过分,自己也不是拖延到要死的那种,为啥不快点说点啥呢。
说点俗的吧,入职不到一年,刚好碰到眼下这个情况,内外交困,每天压力都大,担心的也多,所以最近倒是每隔几天要自我安慰一下,放松心情。还要安慰领导给领导信心,所以觉得自己这个员工还挺称职,把领导的活也做了。

过年期间就是完全宅在家里,所以就第一次回家以后再没出过门,感觉自己是个防疫典范。

回来之后工作生活天天就这两样,丸子妈买了车,蹭她的车出去,还去蹭她跟婆婆的午饭,纯再还挺好吃的。

跟三姨妈出去玩了一回,没想到定的住宿还不错,没错我夸得就是我自己,万科双月湾三期450,价格还是可以的,两室一厅环境不错,是正经的海景呢,可惜我头疼,没下去玩沙子。

在家的时间都是跟饼干斗智斗勇,一面享受她撒娇,一面生气她乱撒尿,我也就只能气头上骂她一顿,其他时候是真的不舍得,每天都想抱着它蹭她的小肚子,太可爱了呢。

2019年终

我今年的年终大概不必拖到2020年的春节之后了,感谢前几天折腾很久在搞部门答谢,现在有时间来总结一下这一年。
今年相对来说很动荡,就年中的时候换工作,很快就找好了,但是新行业面对的机遇挑战都是一样的。
但是要说,可能之前面对的压力各方面是不同的,在这里确实好像更努力,前进的更快一点,前几天听同事做年终总结,说起选择通信行业的原因,其实我们想法是一样的,选择一个没有接触过的行业,从头开始,最初的日子是伴随迷茫,伴随对未知的害怕一起前进的。但是度过最初的不适应,能适应周边环境,适应身边的人,一切就开始顺其自然。
压力带着一种激励推着你前进,之前很久很艰辛做业绩,还要一边叫苦叫累,如今却是真的压力大,经常担心这个月完不成任务,然鹅却还在坚持,我这个人可能就剩这点优势了,就是勉强的撑着,那根弦看起来很危险,但总是还能松一松,其实也不知道压力的边界在哪里,但是总归都还好,都还做得下去。
有时候不必觉得哪些活动过于无脑,或者觉得打鸡血太尴尬,其实身在其中该做的就做到,我现在觉得这也是一种职业素养,想来这也是一个进步了,曾经的我经常还是冷眼旁观,只觉得你们这一群傻X,如今却觉得其实能做到这一点也很好了,毕竟人都爱面子,也并不想做个被驯养的动物,只是职责所在,该做的我们还是要努力完成。
但是我大概不是很容易改变的人,所以一次犯错,可能还会有更多的错误等着我,最近也试过一个小事情,然后不停的有各种错误,不停改正,改正的同时督促自己不能再错了,然后就会恶性循环,很多问题就好像看不到,就会莫名其妙的发生,这种时候其实就该停一下,没那么急,慢慢改注意力集中一点会好点。
今年从一个很紧张的状态到一个心态放松,好像没有花费很久的时间,但是还是有相同的问题,说话还是太随意了,今年上台讲话的次数多了,不管是对待领导对待同事,都该有个更严谨的态度,工作生活,不该碰的地方不碰,大家的雷点不一样,不必非得踩到对方的雷点来证明我们自己的存在意义,我只需要对几个人证明我的意义,不是所有人,不必给所有人展示自己,不必给所有人了解自己,工作上只需要专业的态度就够了,今年又因此在某些时刻吃亏受挫,但是也算是因果了,是自己的问题怨不得别人。
生死这件事,经历的当下印象深刻,很快就会遗忘,我想起年初的一些事情,想起大表哥离开,大娘离开,找回表哥,这许多事情,恍如隔世,好像不是现在的事情,好像很久远了,但是细细想来,真的没有很久,人总是习惯遗忘不开心的,选择记住美好,所以当下的不开心其实很快会遗忘,其中的点滴小幸福却是会留存很久的,学会享受那点幸福,把不开心都丢下吧。
这一年认识了也交了几个朋友,工作上也有,生活里也有,逐渐交往中发现不同的人不同的温柔,每一个温柔都让人心动,我有时候大概是界限感还不明确,有时候会自以为很熟悉,所以讲话不客气,现在想来还是过分了,一个度很重要,与人交往不是总是随性而来,往往要自己把握度,大家才能继续友好相处,所以鼠年还要磨炼一下自己聊天说话,不同的人不同的相处方式,该给自己一个规范了。
今年我有了人生中第一只猫,开始有宠物的生活,最开始的拒绝到后来的疼爱,看到她叫也心疼,不叫又担心是不是生病了,以前不能理解人家对于宠物的疼爱,如今到了我自己,也大概理解到,其实宠物与人的关系里,最需要安全感的是人,不是宠物,很庆幸有这么一只小可爱,就希望她健健康康的陪着我就好了。
身体状况维持的还行吧,就是又胖了,然后体验了人生中第一次祛痣祛斑挑粉刺这些,感觉很新奇,然后也觉得不难接受,有时候一件事就是需要一个契机,无所谓是多大或者多小,刚好到那了,就做了,人生中大概有很多水到渠成的时刻,我很喜欢这样的时刻,带着一种不强求的感觉,感觉很顺利,生活里有安稳的幸福。
我们同时也安稳的度过了五年的时光,吵过架,生过气,然后到现在,有人说这有点像亲情,但是其实不是,我们还是爱情,我不知道是不是时间让两个人更亲密或者不亲密,最开始的一两年,我担心过,担心过几年我们不再相爱,然后我该怎么办,如今也会有小担心,会不会有人家所谓的七年之痒,也担心她曾经讲过的几年一个周期,细胞都会换一边,那个人可能就不爱了。
昨天还在听我妈说起她的婚姻观,我觉得很反差的一点是,我妈一直都承认自己是有私心的,都承认自己是觉得婚姻不稳固,但是他们依然稳固的对待对方,无论什么时候都会优先考虑对方,我现在大概也不会像曾经那样标榜自己的爱情观,但是我知道细水长流的日子里,有许多温情,不需要刻意来分辨,好好对待好好关心,不因为时间的长短来疏忽对对方的感受,每一个阶段都有不同的感受,及时分享,及时交流,共同改变才是最要紧的。
今年期待对待钱的想法在慢慢改变,不再那么葛朗台了,这个是针对别人,我对自己向来大方,我只是在人情上做的不是很好,就是我觉得很多人情不必要,但是其实也是要花的,虽然其实这个事经常都是AR做的,我只是在一旁看着,但是总体来说都有所好转。
这一年的感觉是一点一点发现潜在的自己,曾经没体验过的,现在都有机会体验,见识,虽然参加的时候是被动的,但是结束的时候来整理,就会觉得有所得真的幸福。

由内疚感引发的,一连串胡思乱想

不知道有没有人像我一样,明明自己做了对的事情,但是还会有挥之不去的内疚感。
我这个月工资拖了一周多,但是老板对此没做任何解释,我催了两三次以后在半夜收到了工资,但是收到的那一刻感受的不是兴奋,也不是特别踏实,而是有点惶恐内疚,好像人家被我逼着做了什么,好像人家经济紧张但是我只看得到我的工资,没有大局观,等等这许多感受,总之没有那种拿到工资的理直气壮,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种莫名的内疚感。

我常常面临这种情况,就算不是我的错,我的问题,我往往也因为别人的质疑,或者大家待遇不同,而有点内疚,或者心虚。不知道会不会其实很容易被人看穿这种心理,但是确实作为一个容易想太多的人,尽管工作内容比较单纯,我还是会陷入没完没了的惶恐不安中,是不是每个人都觉得自己的工作或是忙或是不忙,总之会觉得担忧特别多呢。
我记得我因为我是双休,而老板娘是单休,然后一直担心老板娘很讨厌我,所以一直夹着尾巴做人,虽然我会去跟老板争辩我的合法假期,但是内心里是虚的,就好像总是没有底一样,像个气球,大概有人使劲就会一戳就破掉的。

有时候别人找我帮忙,也会因为我担心事情不能成,大概要追踪整个事件从头到尾,如果不成,我内心的忧虑就跟野草一样,能到处疯长,成了尘埃落定了我才能安稳的睡个觉,我大概到这里没有多久就很清楚,一直处于这种环境,就算我拿着底薪可以活下去,但是早晚是会被踢掉的,但是一方面又不知道从何下手,不希望牺牲自己的社交去做工作的内容,希望公是公私是私,但是现实的生活可能没给我机会,我想摆脱的从来摆脱不了,我一方面寄希望于这些东西能给我机会,一方面不希望别人知道过多的关于工作的事情。
可能大家内心都有自己的纠结复杂之处,但是过的这么神经兮兮的,可能是这么多年都很少见的事情。

有时候夜深人静,思索自己生活,工作,很多东西,很确信这大概是个有点自卑,又有点乐于助人,但是又敏感的人。
我们最近经常去邻居家做客,有时候去撸猫,有时候去送东西,有时候去拿东西,故而我有个新问题就是,如何在邻居家表现得体,什么时候离开比较合适,对方会不会觉得烦,我每次去到人家都会想,就算我们聊得特别投机,就算我们真的话题特别合适,我真的会看看时间,看看对方的精神状态,如果对方送了什么吃的给我,我就要考虑下次带什么过去,或者如果对方给了什么帮助,我就要考虑怎么还这个礼,我不敢一直收别人的东西,我害怕我没有等值的东西可以回赠给人家,我担心我有的人家并不需要。

我也经常好心的给家里的人帮忙,尽管有时候不是主动的,也会有抱怨,但是开始给人家帮忙就会很认真,很投入,这时候就很在意,我的好心,人家是否领会得到,或者我的好心到底有没有办成好事,往往这些事都是需要我托我的朋友办的,我还要考虑找人办事的人讲话是否得体,是否惹怒别人,我要在中间确定他们没有进行什么不妥当的对话,偶尔我还要在中间再出个钱什么的,但是有时候热心过头,就觉得自己真是闲得无聊,干嘛要管人家,可是过一阵又去帮忙,然后觉得自己情感上受伤,我就会去找AR说我再也不帮忙了,可是下次一样如故。
我们都是有点像的人,但是也不完全一样,AR没有那么多时间去主动帮忙,经常是有人寻求帮忙她就会去帮忙,我是有时候觉得自己家人,所以就自己主动帮忙。

如今有时候也理解到,上赶着不是买卖啊,希望有改正吧

所谓感同身受

昨晚就知道了四川地震,然而听说6级地震,内心是觉得,哦,那还好,这样的感受,好像距离好遥远,然后震感也不是很厉害,所以很麻木一样。

早上刷到微博里的视频,是成都那边夜里在通报地震要传过来,倒计时报数的声音,接着是紧急鸣笛的声音,我突然就觉得害怕,那种恐惧感好像一瞬间到达巅峰。所有的对于地震的恐惧感全部出来了,不再麻木,不再觉得事不关己,而是有种唇亡齿寒的感觉,好像突然有了那种同情悲伤恐惧这些情绪,突然想起了汶川地震,想起那些死伤无数。再到看到各地集结的消防官兵出发去救援,看到死伤人数,好像第一次真切的感受到,我希望之后都没有死伤,那种同理心突然就出现了。

有时候感同身受,好像需要很多东西来配合,单纯给你找个事件,往往都是以一种局外人漠不关己的态度来处理,但是这种态度注定了只能考虑得很理想化,很理性,却未必考虑到人是有感情的,大家都是需要照顾到别人的感受的。感同身受很难做到,有时候看着别人的痛苦,一面觉得好痛苦啊,一面在想到底有多痛苦,其实这时候都是稀里糊涂的,哪里知道对方的痛点在哪里,就照着惯例,来一波安慰大礼包,到底安慰到没有,还是只是面子上过得去也说不清楚,总之是做了,有没有疗效就看命了。

其实对大灾难,因为图片视频的渲染,你很容易深切的感受到,或是痛苦,或是劫后余生的幸福,都很明确,但是单独到某个人的不幸上,其实很难有同理心。

我记得去年还是前面那个杭州保姆纵火的事情,我其实看着那个男主人微博的评论点赞越来越少,就知道人们对于这一事件的关注度在减退,人们能知道你对于妻离子散的痛苦,然而人家不会一直关注你的痛苦,就像是我们知道你老婆孩子都没有了,但是你还是个有钱人,可能很多人还是觉得,不久的将来你还会开始新的生活。这个可能还不是最可怕的,最可怕的是很多人谈到这个事情的时候,那种丝毫不为之难过痛心的状态,更让我难过吧,我总是试图让别人表达出他们的同情心,但是往往都不奏效,感觉更像是我强行的在让他们去同情,而不是发自内心的感受,那个时候感觉更不好了。

之前看到水滴筹那些,我真的会捐钱,其实现在也会捐,不过也会看一下是什么问题,如果是那种根本没什么希望的,我一般都不会再捐了,因为对我自己,我想的都是,如果到某一天不能救治了,那就不救了,不要浪费钱,然后感受更多的痛苦。

我还是会因为觉得别人不具备同理心而难过,但是我发现可能曾经大家是有的,只是被时光里那许多的骗子欺骗,那些同理心不再,但是好在大家都是善良的人,好在我的AR这么多年还是个善良的小孩。

保持一颗善良的心,应该也能一直拥有对灾难的感同身受吧

失联的朋友

一直很看重朋友,也一直记得人家说过,以后你可能没有那么多真心实意的朋友,所以高中时的朋友,我全都小心对待,尽量去保持住我们的联系,但是很多时候或许是双方生活的改变,或者是其他什么,大家就是在各自的路上渐行渐远。
最开始我因为这种改变非常难过,一度怀疑我是不是曾经真的有过这个朋友,或者那个朋友是不是从来都不是我真正的朋友,但是回想起一起上学的时光,那应该是真的,只是有很多时候,我们生活不再有交集,就不再有联系,这种差异短时期看不出来,时间越长久,越觉得大家没有共同话题了,朋友之间如果只靠着回忆过往来维持,过往总有说完的那一天,那时就没什么可说的了。
印象里的失联,有几种,第一种大概就是不长联系,不知道某一天对方把你的微信或者QQ删除了,所以就联系不到了,这种属于硬性失联吧,这种我一般就很伤心,然后拜拜
第二种应该是因为联系的少,导致没有话题,对方对我的联系也不甚感冒,然后我会选择减少联系,直到没有联系
第三种大概是谈恋爱或者结婚了,他们的生活重心发生改变,根本没时间理你,当然这还是没生孩子的时候,生孩子之后,就别想找到她了,我的好朋友们,大概都是因为还没有进入最后的阶段,所以还勉强跟我保持着联系,我已经预见到不久的将来,他们大概就消失了。
不过,我还是觉得真正的朋友,会一直记得你,有事情也会担心你,但是成年人的世界有太多东西了,做过朋友,关心过彼此就很好了,我一直努力维持我仅有的朋友们的联络,不希望只是因为各自忙,所以就断联系。
最好是往后的日子,大家依然可以聊聊八卦,吐槽不开心的事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