记第一次拔牙

鉴于人生的前半场,都没有啥牙齿问题。
印象里的牙齿问题都是有炎症了,发个炎,吃几天药就好了。
最严重的那次是去做了根管治疗,想说最疼不过如此。

直到一周前,我去医院确认,为啥我嘴里肿了,医生很激动的告诉我,你长了四颗智齿。我的心情就跟过山车一样,就又觉得你看,我也长智齿了,俺也不比别人差,顺便觉得我同事那张嘴真的是开过光的,预测的真准,为啥不能预测我中彩票呢。
好事不灵坏事灵。

然后吃了几天消炎药,我就去了医院,也不知道能拔几颗,也不知道怎么个操作,就本着大无畏的心情,自己去了,带了病例啥的,去了以后医生说还要拍片,幸好不用再排队缴费再去拍,直接去了。
医生拿到我的片子说你想怎么拔,我心想还有这种好事,我还可以自己做决定,但是一想,我哪知道哪个适合先拔啊,医生看了看说,嗯左边这个难度比较大,先解决容易的,让你适应适应。
然后先拔了右边的两个,打了两针麻药,但是拔第一颗牙的时候,我很明显感受到了,医生使劲用杠杆定律,或者其他什么定律吧,就给我撬下来了,挺疼,我还很天真,我以为那是右下的,结果那是右上。
至暗时刻才到来啊,才到来,第二颗牙,医生妹子各种拔啊推啊,都不行,让我休息一会。过一会换了男医生,男医生上来就感觉气势不一样,带着一种要帮我把整口牙都拔光的架势,然后发现也拔不下来,貌似是切开的不够,就开始切那个牙龈,切一半的时候,我就疼的很了,想说补一针麻药,医生说你觉得自己疼不疼,麻药打多了也不好,你看着还可以。我也很懵逼,而且已经拔了一会,嘴有点合不上,半天才说出来:“好像还行。”还被医生嫌弃了

又开始切,然后我就感觉眼泪在打转,我想说我可能是觉得委屈的,应该还能忍,然后突然就眼泪喷涌出来,我想想这么久,都没有试过这样,好像受特别大委屈,还哭的要喘不过来了,男医生可能也不咋好意思,就一边准备麻药一边说,疼就说不用忍着,忍着干嘛呢,我心想我怎么知道这是不是够疼了,我哪里知道啥程度我是应该补麻药啊。
补麻药之后确实就好多了,虽然能感觉到一点疼,但是能接受,更多是酸胀。
第二颗牙顺利拔出之后,就缝针了,缝针之后就出去缴费,没出去之前,女医生叮嘱我注意事项,我听了但是我没记住,我去缴费之前我又问了一遍,但是缴费的路上,我回想半天,依然啥都没想起来,我心想再问第三次,不知道会不会挨打。好在他们有个注意事项的小纸条,避免了很多尴尬,太感人了。
医生给准备了冰块,所以刚拔完牙也不算太遭罪,就晃悠的回家了,回家之后就突然发现扁桃体也肿了,本来就因为拔牙口水多,不能吐掉要吞下去,又吞咽困难,我感觉把我一天积累的委屈都放一起了,然后就开始哭,哭的撕心裂肺,惊天地泣鬼神,然后好了,过一会我妈给我发视频,然后我又觉得很委屈,挂掉电话又开始哭。
反正哭的眼睛都肿了,终于出了这口恶气,我以为也就这么疼了,吃止疼药的时候其实感觉还不是特别疼,但是睡不着,麻药的感觉在慢慢消散,先是半边舌头有知觉了,然后是嘴唇也有感觉了,最后完全恢复了,在24小时这个范围内,虽然脸肿了,但是整体还行,谨遵医嘱,啥妖都没作。
在24小时-48小时这个区间就比较可怕了,肿到下巴,本来耳朵没事的,也开始疼,开始立体声环绕式疼,特别惨的是,一共三颗止疼药,都吃没了,今天早上8点多到十点的时间,我差不多经历了,无数次想哭想薅头发想躺地上打滚的瞬间,终于熬到了美团小哥给我送止疼药。
拯救了世界的止疼药,大概从早上十点发挥到下午两点,没错我现在又开始疼了,我在想,我是该再吃一颗止疼药,还是应该直奔急诊室,这真的是个问题来的。
未完待续。

添加新评论

已有 2 条评论

  1. 拔牙真遭罪

    1. sky sky

      特别,非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