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到六一

上班之后才真的觉得时光飞逝,我什么都没做,然后又到了夏天,又到了雨水丰富的时候。
看着小朋友的六一回忆起我自己的儿童节,感觉小时候多是心酸呢,我弟今年第一个六一就成为少先队员了,而且能够在全校同学面前表演节目,我总觉得他好像把我小时候没有的都补偿给我了,好像是一种心理安慰。
我记得一年级我学习不好,到现在都不知道声母韵母那些我到底学没学,因为都是一脸懵逼的,我记得一年级不及格,然后表哥回家跟我妈说妹妹在学校就把裙子脱掉,穿着小内裤到处跑,我小时候可能有点放荡不羁爱自由吧!哈哈哈
我记得跟我当时的班主任老师很胖,但是叫什么我都不记得了,二年级学校搬迁,我才开始有了印象,我记得老师很为难的让我成为了少先队员,因为我胆子小不出众,而且学习成绩一般,还害怕老师,上二年级的时候,老师一直要跟我说,老师不是老虎不吃人,有问题要问,估计对老师的害怕心理根深蒂固,导致我高考完全没有选择师范,现在看来这个决定有点问题。
小学的时候文艺表演,可能第一轮人不够会把我叫上,但是第二轮筛选就一定会被筛下去,因为身体不柔软,跳舞不好看,又容易人前紧张,总是最先被pass的,所以不知道是不是那个时候开始,这种自卑的心理就种下了,而且好像我从小就懂得贫富差距,从小就知道有的人有钱,而我家穷,我弟好像没有这种感觉,他会很愿意在别人面前表演,虽然我觉得他跳的不好,但是他自己很喜欢我们也是鼓励为主,而且头脑聪明,考试什么的从来不会像我小时候不及格,也不知道是现在的孩子都聪明还是怎样。
小时候六一都去春游的,我记得五年级的春游因为SARS停了,那一年是我爸唯一一年陪着我读书,那年我成绩很好,可是因为传染的问题,我唯一一次荣誉得来的偷偷摸摸,使我一直有种不真实感,那真的是我的三好学生么,说不准,可能也是因为本子太破了,我自己感觉都不深刻。
小学里发生很多事情,多数都是家庭上的变故,好像是三四年级还是五六年级的时候,爸爸突然得出血热也就是鼠疫,卧病在床,形销骨立,看着都让人很担心,我可能从那个时候开始,就会担心,如果我没有爸爸怎么办。虽然我一直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,觉得爸爸一定没问题,但是那一阶段无人陪伴的我,真的很害怕。那时候爸爸住院妈妈陪床,经常是我姨妈或者谁过来陪我,我记得还有一天把炕革烧糊了,我其实不懂大人的脸面,小孩子讲话比较没有忌惮,会直接说我姨妈把我家的炕烧糊了,可是姨妈觉得很丢面子,我也不懂,其实现如今也会觉得烧糊就烧糊啊,有啥好觉得丢脸的。
我记得爸爸穿着很帅的西装跟妈妈一起去学校看我,爸爸整个人都是被妈妈搀扶的,我也记得那时候觉得好骄傲,你看我爸爸多帅,可是也知道他们是从家里走着过来的,一路很辛苦。
爸爸得鼠疫的那年应该是出外打工的第一年,回来就突发高热,一直以退烧的办法来治,后面才发现方法错了,差点错过黄金救治时期,那一年同时有很多人都得了鼠疫,妈妈不让我去医院,所以我都是自己来回上学放学的,虽然是三年级开始已经自己往返了,但是这就是进入了没人管的阶段,只是晚上有人陪我一起睡而已。
爸爸打工的那一年,我其实很害怕,家里只有妈妈和爷爷,妈妈其实也是胆小的人,虽然在我面前总是很厉害的,但是我总担心家里有坏人。
差不多同时爷爷也做手术,所以家里就只有我一个人,我记得想让大伯父给我买泡面,被拒绝了,可能零几年的五块钱很多吧!不过还是他比较抠啦,二伯父经常给我送饭,但是他家的饭很难吃,我都是没啥胃口的。
六年级的春游我记得妈妈给我带了一个香瓜,从出门开始我就很难过,因为没办法跟别人分,我不想平白吃别人的东西,但是我没有什么可以跟别人交换的,结果就是小学毕业有一天说起这个事,哭的稀里哗啦,现在也还是觉得那时候很遗憾,大人可能总是不能理解,小时候的我们有一些心结,很难过得去。

今年的六一我满足弟弟的愿望,让他有新衣服新鞋子新手表,爸爸直接赞助我买手机,嘿嘿嘿超级开心。
小学是我跟父母在一起时间最长的时候了,所以想念好像成为了一种习惯,习惯想念父母但是见不到人。

添加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