陪伴我的低血糖

人生的前16年里是没有低血糖这种东西的,低血糖是跟着胰岛素相伴而来的。
我印象深刻的低血糖应该有三四次,大学里有两次,一次是没有吃早餐就赶去上课,路上休克,还坐上了120,第一次躺担架,可是后来我想不起来那是什么感觉,因为很突然,来不及反应,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,再醒来是在走廊的担架上,我还记得导员问我去哪个医院,我当时内心应该是想骂娘的,不快点找个就近的给我送去,还在那问我去哪里,后面就是一直注射葡萄糖,医生不让我吃饭,那是第一次。
第二次应该是大二或者大三了,半夜睡着睡着觉得心慌手抖,我被这种感觉叫醒,急急忙忙下床找吃的,我记得我在吃饼干,后面就把白糖往嘴里倒,手抖心慌的人哆哆嗦嗦的,可是血糖还是没有升上去,我觉得心很慌很无力,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在痉挛大幅度的抖动,叫室友半天都没叫到,我就再次休克了,这次比较惨,我是狗吃屎趴地上了,而且很不幸我咬到自己的舌头,还磕松了牙齿,等我再次醒过来,旁边是宿管阿姨,我室友,我的床褥都在地上,我躺在被子里,一脸迷茫,为啥我在地上,为啥你们都围着我,脸上都是白糖的粉末,阿姨也慌问我要不要去医院,我觉得血糖升上去了就不需要了。但是这次太惨痛了,我的舌头很多天都不能吃东西。
第三次是去泰国旅游,早上吃了泡面,本来有点低血糖,结果含着糖就睡着了,醒过来的时候发现AR吓的飙泪,周边围着酒店的工作人员,是的,我睡着痉挛抽搐把她惊醒,然后休克了,我也不知道当时具体什么样,只是醒来几次每次都是问重复的问题,吓到AR以为我要痴呆。后来AR在我每月去看医生的时候问过医生,频繁低血糖是否会对大脑造成伤害,医生的答复是不会,因为最开始生病的时候,我爸总跟我说不能经常低血糖不然脑细胞该死光了,我们也一直担心这样会不会提前老年痴呆,因为我在清醒的那一个小时的时间都是问重复的问题,说过一遍还要再问一遍,而且完全不记得自己说过了。
我起初低血糖会一开始就有心慌手抖的症状,然后逐渐加重抽搐无意识,后面不知道是不是换了胰岛素的原因,每次第一感觉是头晕,偏偏我这人有耳石症,所以经常会出现头晕,所以经常会在低血糖发生的时候我没有办法及时辨认,因为有时空气太闷,也会脑子混沌,有时感冒也会出现头晕,往往头晕的时候血糖还在3.5左右,但是进入下一阶段更低的时候才会有心慌手抖全身无力,身体丧失控制的感觉,这时候一般血糖已经很低了。
而且头晕这种感觉在睡觉的状态下是很难确认的,因为很困往往都是晕晕乎乎的,所以最近我睡觉低血糖发生的时候,等发现的时候已经2.6了,这其实是个很危险的临界值了,因为已经很明显感受到了身体有轻微抽搐。正常人的血糖应该是4.0-7或者到8 的程度,低血糖的数值看起来差的不多,但是确实危险。
之前不觉得,后面确实发现低血糖是比高血糖更危险的事情,毕竟高血糖不会立即死掉,低血糖却会因为确实糖分补充,迅速从休克进入死亡。
我前几天参加一型糖尿病的实验组,结束试验的时候填写调查问卷,有个问题是你是否经常低血糖时身边无人帮助,对我来说真的次数比较多,而且我想说那种身体无力感,就算身边有人依然让你觉得害怕,所以低血糖缓过来的时候会忍不住吃很多,因为好像吃的多才能把那种无力感赶走,让自己重新掌握身体的主动权。
工作之后好像身边比较瘦弱的女孩子就有过低血糖的症状,每次听他们说完我都胆战心惊的,因为他们不是我,不会像我一样身上始终备有糖,一旦低血糖就很危险,他们的症状多数是冒冷汗心慌手抖,后面再碰到这样的时候,我都让他们先坐下来,找人求助,这里插句题外话,真的不要站着,如果摔倒可能会像我一样把牙齿磕坏,运气不好还可能破相,有位置坐就坐着,没位置就坐地上,总之不要站着,说起来,我还有一次是回国要过海关的时候低血糖,也没有凳子,我就直接坐地上开始吃糖,那时候是我同事跟我一起,其实感觉有点尴尬,但是也没办法,所以如果有低血糖症状一定要提前做准备,也应该跟同行的人说好,如果有这种情况她能怎么帮助你,不要觉得这样很丢人,毕竟命比面子重要的啊!也要跟同行的人说好,你大概会有什么症状,譬如我低血糖的时候脾气很暴躁,方向感也弱,都要提前跟别人说,不然对方如果以为你在耍脾气就不好了。
关于低血糖的糖分补充,低血糖确实是吃糖有效果,但是不是每一种糖都会短时间起效,常常是这种无力感最少维持10-20分钟,所以我的建议是身上可以带葡萄糖片或者软糖,或者身边可以及时买到饮料譬如可乐之类的,高碳水的食物会比较容易升血糖,巧克力对于升血糖有效果,但是升糖缓慢,并不是理想的升血糖的食物,但是对于普通人的饥饿感确实是足够的。

之前看过一个研究,频繁有低血糖的人在上年纪之后,会成为有大概率得糖尿病的人群,所以如果经常有这个症状,年纪大之后应该做好身体的年检。
低血糖呢不是什么病,但是他导致的后果挺可怕的,还是应该要好好注意,毕竟我这一年到头有很多的时光都是伴随低血糖高血糖。
希望世界和平,身体健康哈哈哈。

添加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