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边是新生,一边是死亡

从去年开始,好像对于身边的人传来的病讯死讯已经不稀奇了。
先是邻居阿姨生病,然后去世,接着是表哥,刚刚听到生病的消息几天,就去世了。
过年的附近刚好是三表嫂的预产期,大家都在满心欢喜等着新生儿,也等着我三表哥的第一个孩子,新生儿哭声嘹亮,长相酷似表嫂,是个漂亮的小妹妹。
新生儿还没满月,大姨妈还在给表嫂伺候月子,就突然听说大表哥得了肺癌,当时就在想,这么一大家子,本来享受着新生儿的喜悦,同时也要面临至亲的离去。

大表哥的表现是呼吸很艰难,好像自来癌症都是晚期才会被发现,基本没有治愈的可能,能做的也只是延缓死亡的到来,但是终归还是要面对死亡,延缓死亡的成本太高,我们这样的家庭承担不起,表哥也是个很刚强的人,尽管很不舒服,也没有去打止疼针。
我记得姥爷得肺癌的时候,已经七十多了,面对死亡依然胆怯,还会觉得家里人不肯花钱带他去看病,都是因为家里人不肯花钱,但是那个时候也是听信各种偏方,我们也是到处去找各种药引,其实总体说来,姥爷那个时候没有大表哥的反应这么强烈。
大表哥是昨天上午10点去世的,我记得我第一次听妈妈说大表哥得癌症的时候,我跟妈妈在电话的两边哽咽,好像都是好日子要来的时候,就没有以后了,妈妈就在计划去看大表哥,就去大姨妈家住了几天,但是怕打扰到表哥养病,也只是去看了2次,就回家了,在那的几天我都跟她通话,感觉还可以,毕竟每天都有吃东西。
昨天正好我去医院拿东西,回来的路上兴高采烈,给我妈打电话,说一会去干干嘛,发现我妈兴致不高,然后就是噩耗,可是很奇怪的是妈妈在那边哭,我竟然眼睛干巴巴的,这个结果不意外,只是意外太快了。
好像人在要离开的时候,总是有点任性,不管前面想的多好,在面临最终的一刻时,等待的过程消磨了他们的意志,也会增加想活下去的渴望,虽然我们都知道那几乎不可能。

表哥可能还算好,毕竟已经四十几岁,孩子也大了,不必非得担心两个人之后的生活,只是没有办法看着女儿嫁人生子,应该也很遗憾吧

我的遗憾应该就是没见到他最后一面吧,不过没见到可能也挺好,我的印象里就永远都是那个胖胖的他,不是那个被病魔折磨的瘦骨嶙峋的他。

印象里总是大肚子胖胖的表哥,我记得第一次抱媛媛,第一次成为姑姑,我们的年龄差不多是两代人了,表哥只比我妈小三岁

我昨天甚至不知道该不该给大姨妈打电话,我怕面对她的伤心,也怕面对这个现实,爸爸妈妈已经去参加葬礼了,我本来是想回去的,我也不想有个见不到最后一面的遗憾,但是爸爸说他是自私的,不希望我难过,不希望我跨越整个中国来回,可能我也心疼钱吧,可能我也不想吧

下周想去寺庙里给他祈福,希望也能让他离开凡尘痛苦,早登极乐吧

添加新评论